首页 时尚文章正文

三年一次的濑户内海,是最文艺的时候。

时尚 2022年04月28日 13:18 335 admin

虽然注定要错过。

但还是值得期待的。

疫情发生前你最后一次旅行去了哪里?

很多人的答案是2019年濑户内国际艺术节。

近日,这一三年一度的盛会再次拉开帷幕。

濑户内海位于日本本州、四国和九州之间。海上有许多岛屿,每天只有数量有限的船只在其中来往。低调,不与世争。

从2010年开始,随着艺术节的举办,这里逐渐成为日本最文艺的乌托邦。每个活动都有超过一百万的访客。

草间弥生的波波南瓜、安藤忠雄的地中美术馆、Benesse House酒店、丰田章男美术馆...吸引了世界各地的艺术爱好者前来朝圣,他们一定会在你的朋友圈里流传。

今年,艺术节已经到了第五届,在这里不仅可以看到安藤忠雄和杉本博司的新作,还将有71组国内外艺术家参展,共同完成这场文学盛宴。

01

祖父母的微笑

欢迎回到濑户内海。

每届艺术节的主要视觉都来自原研哉,今年也不例外。

被誉为“日本平面设计教父”的原研哉是无印良品的首席设计总监。也曾负责过代官山直也书店、伊势丹、味之素等知名品牌的视觉设计,深知日本美学的精髓。

这一次,原研哉与日本宫廷摄影师上田善彦(yoshi hiko Kumar)一起创作了三张海报,以岛上的三位土著祖父母为模特,展示他们的日常生活,拉近当地居民与游客的距离。

原研哉说,每次去这些小岛,都被老人们的善良和热情深深打动,希望重现他们的笑容。

于是,他让爷爷奶奶戴上五颜六色的墨镜,以濑户内海的自然风光为背景,定格这些温暖的瞬间。

老人们的笑容很有感染力,仿佛在欢迎大家来到岛上,又要在阔别三年后重逢。

“直岛的好处是老人多。”日本是人口老龄化的大国。原研哉希望让世界看到老年人耀眼的能量,并通过这些充满活力的祖父母向游客传递快乐的信息。

到目前为止,这是“人”第一次成为艺术节的视觉主题,过去的几届都专注于岛屿本身。

比如2019年就有一些神秘黑暗的“海中生物”系列。

相比之下,今年的视觉不仅让人眼前一亮,而且与人的联系更加紧密。

这正好符合艺术节的主题:让濑户内群岛重现自然和人类的辉煌过去,让濑户内海成为世界各地区的“希望之海”。

02

安藤忠雄的新作品

与草间弥生完美匹配。

今年的艺术节,安藤忠雄的新亭谷画廊惊艳亮相。

许多来濑户内的游客最初是为了这位著名的日本建筑师和普利兹克奖获得者的名字。

30年前,他在直岛建造了第一座当地博物馆Benesse House,将艺术博物馆和住宅融为一体,使直岛一炮而红。

其中,Oval只有6间客房,旺季时无法提前半年预订,被誉为世界上最难订的酒店之一。

30年后的今天,他再次出山,在贝莱生楼附近的峡谷中推出了迄今为止最具概念性的建筑杰作——山谷画廊。

展厅占地96平方米,灵感来自日本神社。它的整体形状是一个梯形,它覆盖着一个有棱角的钢屋顶。

屋顶由几个微微凸起的三角形组成,呈现出折纸折叠的效果。

中间露出一个30度角的窄口,把室外的天空、景色和室内四季的变化介绍给大家。

这样的设计也保证了自然光的进入。阳光透过倾斜的天窗,在墙上投下锐利的影子,像日晷的轮廓。

建筑延续了大师标志性的清水混凝土风格,一如既往的干净、简约、自然。

正如安藤所说,这是一个像白色画布一样的纯粹空间。“所有多余的东西都被抹去了,只留下随时间和季节变化的光线投射出的色彩。”

草间弥生的作品《水仙的庭院》被放在博物馆里。地上散落着无数的小镜面钢珠,与灰色的展览空间完美契合。这绝对是下一个流行打卡的地方。

这件作品其实从2006年就在直岛了,直到这次艺术节,它才随着山谷画廊的落成搬到这里,找到了最适合自己的新家。

山谷画廊是安藤忠雄在直岛建造的第9座建筑。

除了前面提到的贝莱生故居,他还建造了地中美术馆、李玉环美术馆、安藤美术馆...直岛几乎是一个人成为了现在的艺术殿堂。

这些美术馆里收藏了大量的艺术作品,其中不乏大家的作品,如莫奈的睡莲、李玉环的天然岩石和铁板艺术、詹姆斯·图雷尔结合空间和光线展示的抽象艺术、瓦尔特·德·玛利亚的镀金木雕和黑色球体等,这些都值得一看。

沃尔特·玛利亚的装置作品之一:由镀金木雕和一个直径2.2m的球体组成的空间。

03

摄影大师杉本博司

打造水上玻璃茶馆。

在新项目中,杉本博司的“时光回廊”展览也备受关注。

日本国宝级摄影师杉本博司,曾获得“诺贝尔摄影奖”和哈苏基金会国际摄影奖,被英国《泰晤士报》誉为“20世纪最伟大的艺术家”之一。三张照片被拍卖1000多万元。

虽然他的作品之前已经在贝莱盛之家展出过,但在这次艺术节中,除了原来的室内展示,展览还扩展到了休息室、会议室和室外空间,集合了摄影、设计和雕塑。

2014年在杉本博司建成的玻璃茶馆“文鸟寺”近日正式对外开放。

茶馆坐落在水面上,被玻璃包围,意在让人们体验四季的变化和时间的流逝,观察自然,反思自我。

展厅中的咖啡厅也进行了全新的改造,使用了杉本博司所说的“神树”——神台山、浮秋山和柏树。

这三片古木也记录了壮美的时间和历史,深化了安藤忠雄提出的“自然、建筑、艺术共生”的理念。

04

衰落岛

艺术重生

如果不是疫情,濑户内海今年大概上了很多人的旅行名单。

与东京、大阪、京都相比,这显然是一个小众目的地。但在2019年,它被《纽约时报》评为52个最值得去的地方之一。

毫无疑问,濑户内海是靠艺术重生的。

自古以来就是日本海上交通的要塞,船只往来,多种文化交汇。它曾因渔业而繁荣。

然而,自20世纪60年代以来,岛上大规模的工业发展造成了严重的环境污染,人口逐渐失去了活力。

1988年,安藤忠雄第一次来到直岛,他所看到的一切让他震惊。一时间,该岛陷入了前所未有的衰落。金属冶炼厂排出的有毒气体使许多树木枯萎了。

安藤忠雄贝尼斯酒店

直到2010年濑户内国际艺术节启动,越来越多的文艺爱好者踏上这片海岸,岛屿才开始经济复苏,重获生机。

2019年游客数量突破百万,创下历史纪录。

许多高质量的艺术作品永远留在了这里,逐渐融入了濑户内海生态的一部分。

其中,最大的南瓜在草间弥生。该装置位于直岛码头,在深蓝色的大海背景下显得格外突出。

去年夏天,南瓜被台风吹走,在网上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今年艺术节也没看到。

然而,濑户内海的12个小岛上却有数不清的有趣作品。虽然疫情不能现场观看,但外滩君还是把必须打卡的单子列了出来。

我希望我们不会再错过下一届艺术节。

发表评论

万鸿快讯网 Copyright © 2022 万鸿快讯网 版权所有.